Warning: include_once(/home/nullvoid/blog.mikezhang.com/wp-content/plugins/wordpress-support/wordpress-support.php): failed to open stream: Permission denied in /home/nullvoid/blog.mikezhang.com/wp-settings.php on line 217

Warning: include_once(): Failed opening '/home/nullvoid/blog.mikezhang.com/wp-content/plugins/wordpress-support/wordpress-support.php' for inclusion (include_path='.:/usr/local/lib/php:/usr/local/php5/lib/pear') in /home/nullvoid/blog.mikezhang.com/wp-settings.php on line 217
NullVoid » all NullVoid » all

all

小豆的博客搬家了

Friday, April 20th, 2007 -- By ET

小豆辛辛苦苦的写博客, 现在很多人只是来这里看她的文章 (当然看我的文章需要一定的语言,文学,科技,艺术,文化等功底及相应的智商).

我决定给她一个新的域名和一个专属的博客, 于是 “小豆一家” 就诞生啦.

http://jade.mikezhang.com

jadebird

放假在家

Thursday, April 5th, 2007 -- By Jade

一行人等放家在家, 除了小豆飞去了北京。 可是冻,冻死银了。 我现在手脚冰凉的敲着键盘,萱萱在睡觉。

 

要是这个香港的天气还真奇怪呢。

 

一个月前偶们就热的半死,以致于我把过冬的衣衣通通收了起了, 以免长毛长霉什么的。

 

二周前偶们一家大小还夏天的打扮去了海滩吹了吹湿热的海风‘

 

一周前,小豆还作摸着这夏天可咋过啊,才3月就热的浑身粘呼呼的了,对偶十分有意见道:我没有衣服穿啊(他其实是有穿衣服的),太热了, 我得去买衣服了!

 

我呢对着镜子上被太阳晒的雀斑倍增的脸发愁:这要是倒了78月,我的脸。。。。太恐怖了。不行!!!我像小豆宣布:我要去美容!你看,你看!我的脸啊!

萱萱倒是美滋滋的每天要穿dress 也没人栏着。

 

 薇薇呢,被可恶的蚊子在小胖腿上咬了数个包(这种蚊子咬的包巨痒无比,包是又红又硬的,一般也得痒至少两周)。小家伙没事想起来包来,就颠颠地去拿了药水,然后给偶,自己在躺在地板上,把个小肥腿抬的老高,小脚恨不得要伸倒偶得鼻子下了(如果有那么长的话)。小东西一只手用力的抓着包,另一只手不停的指指刚给偶的药水,再指指被自己抓的红红的大包,嘴里还的哼哼的示意着。虽然不会说话,可是已经表达的100%清楚了:那意思让偶给她涂药水。你要是晚了点,小同志会很着急的。当然也可以理解:是很痒的。 一天小家伙得想起这么几次来。我每次给她涂药得时候都看着她乐不可支:小样的,心里还挺明白,咬了包还知道涂药水。

 

前天,昨天,今天竟然降温降了15度。才13度, 这要是Eastgate都得来暖气了。哎哟, 可是冻死偶了。尤其是家里,特阴冷。翻出了几件衣服套着穿,手还是很凉。

 

萱萱连着咳嗽了几天,夜里也咳咳地睡不好,今天早晨还是满床打滚的边咳嗽边喊着:我太热了,我要穿裙子。 气得偶鼻子都歪了。好说歹说也不管用,只好威胁她,大小姐这才把嘴撅得跟小猪似的穿上了一裤子,有哭诉道: mama我痒,我穿的太多了,就混身痒。然后就浑身上下的抓。我这叫一个火冒三丈,对自己默念道:冷静冷静。然后恨恨的对她说道:那你就都去穿裙子好了,反正你咳嗽好不了,我就没法带你去海洋公园。你要是再喊再跺脚,你就3天不能看电视。管用!威胁是很管用的,总之小朋友虽然还是不乐意,心里还是想裙子裙子的,也就只能想想了。你说,咋办啊。我气的肚皮都要爆了。这五岁的小女孩咋这么难缠呢。

花生骚

Wednesday, March 7th, 2007 -- By Jade

刚到香港, 一日在地铁上看到不记得是哪个歌星的演唱会广告了. 之所以不记得歌星的名字了, 是因为我被一行字吸引: XXX(名字忘了)某月某日(日期也忘了)某地(地点忘了,大概是红馆)行骚.

 我一路上这个纳闷啊. 这个”骚”怎么能这么大的字满街贴呢? 这个字在我们的字典里是不很雅的. 难道是此歌星得罪人了, 所以被黑社会满街贴的骂人的广告? 鉴于萱萱当时在场, 偶都没有好意思问小豆, 生怕这个不雅的词又被小同学听到. 可是这也不太象是那种广告啊, 要是黑社会满街都贴这么印刷精良的广告, 那这势力也是够大的了. 什么意思呢, 怎么也参不透. 终于一日, 得到个机会问问小豆同学, 原来他也不知道.

终于这个字谜, 在我买了几本八挂杂志后解开了.

不来香港不知道, 香港的八挂杂志实在是其一大文化特色. 八挂杂志一般是周刊, 大盖每天都有不同的周刊发行, 什么东周刊, 西周刊, 一周刊, 三周刊, 快周刊, 明报周刊…..等等. 各个周刊摆7-11店里任君选够. 周刊里, 东家长西家短, 城里的名门望族里的老爷太太,二太太,三太太…. 阔少小姐, 男女明星, 星爸星妈, 吃什么饭, 穿什么衣, 带什么金银珠宝, 换什么男朋友, 交什么女朋友, 买什么楼……轮流上镜. 每种周刊都是厚厚一大本, 可见香港的娱记有几多勤奋了.

终于在偶闲来无事是, 看了几本周刊后恍然大悟, “骚”就是”show”, 按普通话说就是”演出”了. 就是这么简单哦.

花生骚: Fashion Show. 

 

過年

Wednesday, February 28th, 2007 -- By Jade

过年了。

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在中国过年,虽说不是北京,也差不多了。老爸,姐姐,姐夫,再加上姐姐姐夫的心肝儿子一岁3个月的豆豆再欧们家里过了一个很吵的年。

腊月22,(二月九号)

小豆带着萱萱行旺角花墟(花市)。香港人过节的时候很爱的一种节目。我没去,因为我去机场接偶的老豆,老姐一家了。不过没去偶也想得到行花市有多挤,还有花市得花有多靓。偶在香港(是,这辈子至今)见过最古怪得植物就是这里春节商场里卖得名云:“五代同堂”的植物了。这东东我怎么看也不像植物,看上去像是个假的蜡做的家伙。金黄的,一堆一堆的,咋长的,哎说不清楚的。乍一看,到像一窝小黄猪被摞起来,倒应了今年是猪年。有一次在商场称人没注意,仔细的摸了摸,捏了捏,还真的是真的呢。

机场我趁长了脖子等啊等,终于等倒了老老小小4个人。老的近80,小的15个月,总算出现在眼前。

一家老小倒了家。萱萱见了偶, 大喊:妈妈,爸爸给你买的。哇!玫瑰!呵呵!据小豆说这是预送情人节花。据说花市的人和我生机妙算的一样多。

豆豆到了家就坐在地上“呜呜。。。。。。。”的叫着,一会儿就满屋子溜达了。外公自然是看着萱萱和薇薇,越看越有趣儿。偶和偶姐,见了面自然是抵上1万鸭子了,说个不停。不过,偶后来发现,最能说,能喊的的其实是豆豆,抵得上我们两姐妹,还有萱萱薇薇两个小家伙。

Feb.10. 12

大家来了吃什么呢?小豆还在上课,只好随便来点茶餐厅和早茶了. 周末去饮茶, 快到年关了, 饮茶的人多啊.又是等啊等,还好才20多分钟就可以了. 萱萱一如既往的支持她的奶黄包. 我们老少就随便吃了点. 说起这个早茶来, 在我很小的时候还是很神往的, 那时候主要是听我们老爸给我们念道, 进行精神汇餐. 现在偶是已经到了吃伤的边缘了. 所以”食就怕多”, 什么好东西吃多了就不时好东西了(这是偶老妈生前对我的教导, 现在想来是很有道理的了).

Feb. 13

和老姐吃完日本菜去逛商场, 逛啊逛. 整整5个小时, 可怜我一把年纪, 都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如此逛过了. 而且吃的这个小日本的东西, 不经饿, 才逛几家店, 我已经饥荒的不行了. 回家时, 累得我几乎吐血. 晚上8点半就和大小宝宝们一起睡着游西湖去了. 

二月十四日

小豆这天没有课, 一行人等整理行装去了时代广场食通天, “心泰” 我还是很喜欢这家新派泰国菜的,所以经常去帮衬的.

吃完了偶和老姐又逛街去. 这回姐姐心疼她们豆豆昨天一下午没见着妈, 只是小小的逛了逛.

二月十六

一行人去了美心大酒楼. 人这叫一个多啊. 在香港, 凡是大酒楼, 都可以筵开个至少三四十,四五十席, 或者五,六十席. 场地是很大的, 人也是可以坐相当多的, 我觉得因为比较人多声杂, 称之为美心大食堂也是可以的. 总之进去是满眼是饮茶吃饭的人拉.美心据说是香港最大的食品公司了. 每个地铁出口都会至少有一个美心蛋糕点, 很多商场里都会有美心快餐, 香港个区都会有几个美心大酒楼. 就连科大里的餐厅也是美心的一分子.

说实在的吃的一般拉. 美心不过是如此. 好象在china town吃的广东饭是一样的味道了.

(待续)

 

深圳行

Wednesday, January 31st, 2007 -- By Jade

周六偶们一家三口(薇薇放在家里,Nathalie陪着)又兴冲冲的游深圳去了。要说香港这儿地界儿的海鲜比起深圳来还是差海了。当然,主要是指价钱。在香港3人吃顿不像样的海鲜,少说也要六百纹。可这深圳就不同啊。亲戚朋友加起来整十个人,很像回事儿的海鲜满满一桌子(下回要照相留念了),吃完了还得打包的,一结帐也才六百纹。

吃完海鲜大餐,小豆扶着肚子建议先去逛逛,又意犹未尽的说:咱们下午还是去吃点儿麻辣烫什么的就行了。萱萱就放在圆圆表姐家疯玩去了。我和小豆就去携手逛商场了。

当然了,小豆先一定要逛影相制品。然后就在非常繁华的商业中心逛。赶上快过年了,唉!真是太太。。。。。繁华了。人走不动,车也开不动。脑袋顶上各种流行歌曲嗡嗡的响着。可是快过年了,人们的心情也比较的high,连街上的红灯也没人里。过马路时,红灯亮了,人们照样三三两两的并肩携手的走着,边走边笑,还挺有情调的。急的开车的司机一个劲儿的按喇叭。 这些个司机要说本领也是很高的,艺高人胆大啊。唉!难怪堵车呢。

商场人多的我就不提了,和铜锣湾有的一比。路过一家卖鞋的,小姐看见我,十分的热情的招呼我说:过年了,买双靴子回家过年吧。我含笑的婉拒了。

四点多钟,尽管上顿的海鲜还存在肚子里呢,那也得快点吃点什么了。我还惦记着家里的小薇薇呢。先是吃了江西的酸辣粉,又有新疆的囊,麻辣烫。。估计我的嘴都辣红了。偶们的肚子好像很撑,可是又觉得缺了点什么。。。。对了, 没吃肉啊! 拉着小豆进了一家东北饺子店。一看菜单我乐了:“酱骨头,拍黄瓜,小米粥。”小豆说“可乐一听” 我说“再来。。。。。。。。。。” 小豆慌忙道:够了够了,够多的了…”话没完,负责点菜的小姐乐了,头一歪,晃着手里的点菜单,一脸奇怪不屑的表情道:“可乐,酱骨头,小米粥。这很多。。么?” 小豆还说:多了多了。人家小姐一转身走了,留下我们两个哈哈大笑。唉,结果骨头只啃了两块,我们就不行了,只好撤了。

对了,别的还好,最烦的是在深圳抽烟的人太。。。。多了。应该在公共场所禁烟的说。

可怜的薇薇

Tuesday, January 2nd, 2007 -- By ET
ww

最近去深圳又得了stomach flu,从圣诞到元旦都在:发烧,吐,拉肚子。不过还算精神好。

那天发烧38.8度,去医院才算领教了香港的变态医疗制度。

根据我们在美国的经验,小孩子生病不能去急诊,要等到门诊再去看专科。于是等到早上打车去附近的將軍澳医院,到了儿科,他们让到楼下去注册,我就去排队注册,那位护士姐姐口齿很清晰,就是不会说国语,所以对我的粤语是一次重大的考验。

好在平时有积累,连蒙带猜算是办完了手续。

我问,然后呢?

那个姐姐说:“◎#※%……※!×◎,四楼”

OK, 听懂了去四楼儿科。

可是四楼的护士姐姐(他们这里都把护士叫“姑娘“)说:“#*&^@#%^!*(#&, 不能看病”,看我不懂,就指着楼下拿的登记单给我看。

我立刻就Permanent Head Damage了:预约到了3月21号! 那天是12月29号呀,ma ma mia!

立刻打车去个私人诊所,半小时内解决问题,拿到药,回家。 以后谁跟我说香港的公立医院好,我跟谁急。

汤汤水水

Monday, November 13th, 2006 -- By Jade

香港的气候湿热, 尤其夏天, 所以喝一些汤汤水水在香港是必需的. 还没到香港之前, 好友静就语重心长的对我们说要喝汤, 要饮凉茶, 否则就要长毒包, 尤其我们这些个北方长大的孩子更是如此, 云云. 听的我这个心荒啊. 虽说自己不是十七八的小姑娘了, 可是这爱美之心没有变啊. 包括我们家这位老公, 呵呵, 爱美是不分性别的.

到了这里, 真的发现汤是不能少的, 连地铁站都会有连锁店专门来卖汤和去火汤水, 凉茶. 我们自然也不敢怠慢, 里里外外, 都不会忘了煮一锅汤, 或是外出吃饭点一份例汤. 即使如此, 爱美的小豆同学脑们上还是长了3个大毒包, 历时2,3个星期. 至今, 这三个包还在他智慧的脑门上留着不深不浅的痕迹.

香港人用来煮汤的材料那可是多了去了. 蔬菜水果, 鸡鱼鸭肉, 南北干货, 中西药材, 经过不同的排列组合, 样样都可以煮汤. 不同的排列组合据说有不同的效果, 有排毒的, 有养颜的, 有润肺的,………总之听上去很美.

这些个港式汤一般煮出来都是略带甜味的. 不过这种甜味是来自食物自然的甜味, 我还是很喜欢的.

说说我最 “钟意(香港人常用单词之一)” 和常用的汤水材料吧.

1, 贵妃骨,可能是猪的肩膀的带骨头的一块肉吧. 肉质很嫩, 即使煮上两个钟头这个肉仍然很软,很香. 喝完汤后忍不住会连肉也一起吃光. 连萱萱每次都还会喊: 妈妈, 我要吃肉.
2, 蜜枣, 是那种很干的蜜枣. 我以前只吃过用蜜枣煮的粥. 到了香港才发现, 这里百分之七十的汤都要加蜜枣, 不管是鱼汤还是肉汤, 通通加上这个. 据说蜜枣润肺.
3, 南北杏仁. 至今, 我还没分出南北杏仁的区别, 只是每次煮汤时都加上一小把. 听说这个养颜解毒.
4, 红萝卜, 也就是偶们的胡萝卜. 香港人通常买很粗的胡萝卜回家煮汤.
5, 海底椰. 说实在的, 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什么是海底椰,也没见过这个海底椰长什么样子. 这个东西在买的时候通常都会被切成白白的有些透明指甲盖大小的片状物. 卖东西的人说这个化痰止咳, 生津止渴.
6, 老黄瓜. 这个老黄瓜可是真老啊. 黄黄的皮, 还有点皱巴巴的. 这么古董级的老黄瓜, 我也是第一次在香港才见到. 因气候干燥引起的咳嗽, 最好喝这个老黄瓜煮的汤了, 清热解毒, 利尿消炎.

……

还有: 云耳, 佛手瓜, 鲜百合, 西洋菜, 北菇, 花胶, 章鱼干, 哈密瓜, 雪梨……..燕窝鱼翅鲍鱼什么的………数不胜数. 最简单的就是将1,2,3,4,5放在锅里咕咚咕咚煮上2,3个小时, 就会煮出一锅鲜甜的港式靓汤了.

国庆深圳慌忙游

Tuesday, October 3rd, 2006 -- By Jade

9月29日刚给萱萱, 薇薇办好了旅行证, 小豆同志的屁股就作不住了。10月2日, 都快午饭时间了, 我正作摸着吃什么呢。 小豆突然跳出来说是去深圳。我心里。。。。有点不乐意:这个也太匆忙了, 怎么能打无准备的仗呢?不过,唉!  胳膊牛不过大腿啊。 一家四口终于在11:20浩浩荡荡出发了。路上还是很顺利的。 1点种终于踏上了深圳的地界。

其实这大半天也没干啥。不过才吃了2顿饭,见了见小豆的姨父,表哥什么的。萱萱景仰很久的圆圆表姐这两天也不在。不过感叹一下, 这个深圳的马路真的是太宽了。。。那叫一个的开阔啊。。。单向4车道,双向八车道。而且十一长假,市民们好像都出门了。马路上也没啥车,街边人也不多, 还是很舒服的。 还有,就是这个深圳吃饭真是相当的便宜的。

爽是爽了, 可是回家后想起了萱萱的作业还没作完呢。 唉,只好给老师写张条说是迟一天交。检讨一下,我这个妈当的。。。

杂七杂八

Thursday, September 28th, 2006 -- By Jade

犯罪啊,

每次我出门回来就会有很深很深的犯罪感: 唉, 又吃了不该吃的东西了. 进商场第一件事就事买个蛋挞吃着, 出商场最后一件事是再买块奶油蛋糕或面包吃. 没每次吃到最后我都腻的不行了, 满脑子都是不健康的犯罪感. 唉, 就是关不住自己, 凡是看见蛋糕店就象被催眠了一样.

招财小猫,

薇薇现在整个是个招财小猫眯啊. 见了人, 摆手; 见乐玩具, 摆手; 见了车, 摆手, 看见镜子, 摆手; 看见立在那里的书柜也要摆手. 那个摆手的姿势破是可爱, 小手实际上是在自己的小脸边上不住的划圆圈. 最搞笑的是再见了. 有时, 对他薇薇说: “薇薇,bye,和妈妈(爸爸,姐姐,阿姨@##$%)byebye” 有时她会很积极的和你招招小手, 很象是那么回事儿. 有时就若有所思的看着人关上门, 然后再福至心灵的对着关上的门招手. 由于薇薇摆手的频率比较高, 和商店立摆的招财猫比较的象, 所以偶们最叫她招财妹.

盼望着开生日会的萱萱,

这里大小姐开生日party的日子还期望八千里呢, 萱萱就每隔一天都要念道一次: “妈妈, 我快要过生日了么”? 达曰: “还早, 还有3个多月呢”. “妈妈, 3 不是很短么?” 达曰: 不短, 3个月, 不是3分钟, 有100多天呢.” 似乎明白了. ” 妈妈, 我要请Fran, Olivia, 豆豆, Nills来行么?” 这时她爸爸会出来说: 他们太远了, 来不了@#$%^. “妈妈, 那你要给我买@#$$%^&*生日礼物啊.

唉, 每天如此, 周而复始, 我都快不行了, 简直一个小唐憎啊.

被牙医折磨的小豆

小豆已经去看了2次牙医, 每次回来都痛不欲生的和我控诉牙医一番. 今天早晨又去了, 我有点偷偷的乐着对他说: 今天中文你吃什么? 牙医真的好恐怖啊.
刚才,肿着半边脸就回来了,说都不会话了

不一样!

Friday, September 15th, 2006 -- By Jade

就是不一样! 没helper 和有helper 就是不一样. 我们家现在终于超级整齐了. 这真是千年都没有见过的景儿啊.
Natalie 昨天晚上8点多进门后, 就把偶家厨房清结的干干净净, 一尘不染. 搞得偶粉不好意思的几次去厨房对她说: 您请去休息. 今天早晨偶门还没起床, Natalie就已经把客厅整理的整整齐齐, 开始张罗着热准备早饭, 准备完早饭, 有张罗着给萱萱换衣服……….总之她这一天把偶家大部分区域 (偶家太大, 一次擦完也不容易啊) 里里外外擦了一遍, 听见薇薇哭了, 还要来帮偶抱抱.我呢, 也是小器, 一时舍不得把薇薇给她, 硬是自己抗着沉沉的小家伙.吸地时, 还不忘了开了洗衣机洗衣服. 下午去帮我买菜, 还是硬要去街市(类似农贸市场)买, 说那儿便宜. 买完菜, 来就做. ……然有洗碗, 然后, 洗萱萱, 然后有整理厨房.

还有, 这位Natalie还曾经在菲律宾做过幼儿园老师, 逗得薇薇还是眉开眼笑的. 连最近酷不爱洗澡的萱萱都被她从头倒脚洗了个干净.

总 之, 有了Natalie, 我好像不用做什么家务了. 可是… 我这不是地主婆么? 啥都不干? 我还真是劳动人民本色啊, 这样子我还真有点心虚. 过不了一会儿, 我就会去厨房什么的问候一下她.(估摸着, Natalie都觉得偶怪烦的了) 嗯, 过两天就习惯了吧.

总之, 我们还是很走运的. 从第一天的表现来看, Natalie 是个很好的helper.( 赞一下, 小豆面试helper的能力)


BlogTimer
You are visitor number several since September 1, 2001

Copyright Xiaoquan (Michael) Zhang, 2004-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trademarks property of their own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