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clude_once(/home/nullvoid/blog.mikezhang.com/wp-content/plugins/wordpress-support/wordpress-support.php): failed to open stream: Permission denied in /home/nullvoid/blog.mikezhang.com/wp-settings.php on line 217

Warning: include_once(): Failed opening '/home/nullvoid/blog.mikezhang.com/wp-content/plugins/wordpress-support/wordpress-support.php' for inclusion (include_path='.:/usr/local/lib/php:/usr/local/php5/lib/pear') in /home/nullvoid/blog.mikezhang.com/wp-settings.php on line 217
NullVoid » jade NullVoid » jade

jade

小豆的博客搬家了

Friday, April 20th, 2007 -- By ET

小豆辛辛苦苦的写博客, 现在很多人只是来这里看她的文章 (当然看我的文章需要一定的语言,文学,科技,艺术,文化等功底及相应的智商).

我决定给她一个新的域名和一个专属的博客, 于是 “小豆一家” 就诞生啦.

http://jade.mikezhang.com

jadebird

放假在家

Thursday, April 5th, 2007 -- By Jade

一行人等放家在家, 除了小豆飞去了北京。 可是冻,冻死银了。 我现在手脚冰凉的敲着键盘,萱萱在睡觉。

 

要是这个香港的天气还真奇怪呢。

 

一个月前偶们就热的半死,以致于我把过冬的衣衣通通收了起了, 以免长毛长霉什么的。

 

二周前偶们一家大小还夏天的打扮去了海滩吹了吹湿热的海风‘

 

一周前,小豆还作摸着这夏天可咋过啊,才3月就热的浑身粘呼呼的了,对偶十分有意见道:我没有衣服穿啊(他其实是有穿衣服的),太热了, 我得去买衣服了!

 

我呢对着镜子上被太阳晒的雀斑倍增的脸发愁:这要是倒了78月,我的脸。。。。太恐怖了。不行!!!我像小豆宣布:我要去美容!你看,你看!我的脸啊!

萱萱倒是美滋滋的每天要穿dress 也没人栏着。

 

 薇薇呢,被可恶的蚊子在小胖腿上咬了数个包(这种蚊子咬的包巨痒无比,包是又红又硬的,一般也得痒至少两周)。小家伙没事想起来包来,就颠颠地去拿了药水,然后给偶,自己在躺在地板上,把个小肥腿抬的老高,小脚恨不得要伸倒偶得鼻子下了(如果有那么长的话)。小东西一只手用力的抓着包,另一只手不停的指指刚给偶的药水,再指指被自己抓的红红的大包,嘴里还的哼哼的示意着。虽然不会说话,可是已经表达的100%清楚了:那意思让偶给她涂药水。你要是晚了点,小同志会很着急的。当然也可以理解:是很痒的。 一天小家伙得想起这么几次来。我每次给她涂药得时候都看着她乐不可支:小样的,心里还挺明白,咬了包还知道涂药水。

 

前天,昨天,今天竟然降温降了15度。才13度, 这要是Eastgate都得来暖气了。哎哟, 可是冻死偶了。尤其是家里,特阴冷。翻出了几件衣服套着穿,手还是很凉。

 

萱萱连着咳嗽了几天,夜里也咳咳地睡不好,今天早晨还是满床打滚的边咳嗽边喊着:我太热了,我要穿裙子。 气得偶鼻子都歪了。好说歹说也不管用,只好威胁她,大小姐这才把嘴撅得跟小猪似的穿上了一裤子,有哭诉道: mama我痒,我穿的太多了,就混身痒。然后就浑身上下的抓。我这叫一个火冒三丈,对自己默念道:冷静冷静。然后恨恨的对她说道:那你就都去穿裙子好了,反正你咳嗽好不了,我就没法带你去海洋公园。你要是再喊再跺脚,你就3天不能看电视。管用!威胁是很管用的,总之小朋友虽然还是不乐意,心里还是想裙子裙子的,也就只能想想了。你说,咋办啊。我气的肚皮都要爆了。这五岁的小女孩咋这么难缠呢。

新相机, 丢了

Sunday, March 4th, 2007 -- By Jade

 花了港币2,750, 才买了不到一个月, 只觉得一点儿可惜, 立刻就觉得幸好丢了, 可算是解了偶的心头恨. 因为:这个相机实在是……太差,太太太…..差了!

Panasonic DMC-FX07S 7.2MP Digital Camera with 3.6x Optical Image Stabilized Zoom (Silver)
千万别买! 据说还是7.2 MP的, 照出来的照片, 那简直是一个盗版光碟, 还是影院搬的. 好好的一个可爱的薇薇和萱萱, 两张光滑的小脸, 用这款相机, 即使是大晴天照的,也是满脸马塞克. 哎! 更别说偶了: 2个孩儿的妈, 简直没法看的说, 看上去就象哪个卖盗版光盘的一样沧桑, 脸色蜡黄. 气死偶了!

这个FX07必须在阳光非常好, 既不很亮也不阴的时候才能偶尔得到你想要的效果, 凡是阴天,室内, 光线稍有不完美, 那么这个相片就不能看.(行话就是:noisy, noisy, too  noisy)  总只, 我每看一次, 就得一肚子气. 连偶们以前用过的佳能300万相素的都不如. 一度认为又买了个假的, 跑到店里去研究, 发现点里的也这个样子, 不关是松下的还是佳能的, 效果都一样. 哎! 看样子, 就是质量不过关啊.

偶还是决定从amazon上买一个 Cannon的, 加上运费, 也是比这里的价钱便宜的, 或者最多价钱一样.

 

旺角, 一个不得不说的故事

Thursday, October 26th, 2006 -- By Jade

香港的旺角是很有名的。因为这里有大把的电器商店和女人街,还有传说中的黑帮。

我对这个地方是决无好印象的。 大概是我点儿背吧。一共就去了2次旺角,2000年4月,和今年的8月。可是我怎么就这么不幸呢,每次到旺角,唉。。。。说起来真是苦大了。

6年前,我听导游说这个旺角是卖电器的集中地,就想也没想,背上挎包出发了。

那是,偶还是比较年轻和天真的,到了旺角,望着那一街的电器点会心的笑了:呵呵,总有一款相机适合偶啊。在旺角,一般电器店的门口都会有猛男或萎缩男在那里招揽生意。随便看了几家店,我就兴高采烈,神使鬼差的进了一家黑店(时候越想越觉得那里几乎全是黑店。店里的墙上密密麻麻摆满了当时最流行的相机。偶这个人向来买东西是很爽快的:看上了就买,几乎不货比2家的。后来我发现了,进了这门,象偶当时那样的傻妞儿,不被骗是不要想出来的了。

港男甲用港味普通话对我说:小姐!◎#¥%%……%……(此处省略235字)我听了听,看了看,指着当时流行的一款相机说:就买这个了。港男甲便对身旁的的港男乙说了几句港语,港男乙拔脚跑出了店外,没影儿了。我这当时还纳闷呢:我不是要买相机么,这是啥意思呢。正奇怪呢,甲又对我说:不好意思啦,小姐,那个先生去仓库拿货啦,你在这里等等啦。。啦。。。啦(你说,我当时也是有点傻,巴掌大的相机,那么大个门面竟然放不下,唉。。。)然后,甲就和偶聊上了,◎#¥%……※◎,总之家长里短,全国各地聊了一遍。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反正偶都觉得已经不能在等了,至少有半个小时了,正在偶要起身告辞时,乙满头大汗的回来了。(唉,在香港这地儿,想要出汗太容易了)乙又对甲说了几句港话。然后甲满脸遗憾的对我说:小姐,不好意思啦,你要的这款没有啦。偶说,没关系那偶去别的店看看了。甲说着拿出一台相机来,说:小姐,这款相机不错啦,光学◎#¥%*啦,反正是一串专用名词。偶也不懂啊,看这个店员还很负责么,那就买吧,也是个名牌的日本相机,不会差吧。港币1,200。

偶是个急性子,买了东西,一定要马上用.所以, 还没出旺角那条街, 我就拿出相机, 左看右看, 心里不知道那里不对劲儿. 又路过一家相机店, 门口的猛男拦住偶, 问偶:小姐,你的相机多少钱买的啦? 听说偶的价钱, 猛男猛摇头说: 我这里只卖你700元, 这个是水货啦@#$%

我一听, 火大了, 怎么这么多钱还是水货呢. 不行得去找他们讲讲理啊. 又回到那家店, 港男甲,乙 见我回来, 竟一点都不心需, 好象知道偶要回来得一样. 贫我说破嘴皮也不退不换. 偶赖得不走时, 从店里面帘子后走黑衣猛男丙. 丙出来, 对偶义正辞严地说: 我呢, 是中间人, 跟他们不是一边的, 给你调解一下了. 说着丙, 又拿出一台相机, 说道: 这样吧, 在香港是不兴退货的. 你在加300块, 买这台相机吧. 这台不是水货来的. 你看有全球保养单. 话说这个黑衣丙, 说话是掷地有声啊, 听得偶不寒而立…..最后知道自己也逃不出了, 要不拿着水货走人, 要不再交300大元. 唉, 咬着牙, 交了. 总比买一个两天就坏了得相机强啊.

更离奇得还在后面…..我痛心万分的交了钱, 刚要拿起相机. 老大丙用手按住相机, 说等一等, 拿出笔来,在发票上写下: 本人同意不报警, 不投诉.  又义正辞严的说:  签个字.  偶看着店里的黑衣老大和那两个混混, 只得签了

唉, 只能说: 偶真的很傻, 真的, 不知道旺角黑店多

时过6年, 有朋友开车载偶们又到旺角. 朋友LP下车办事, 偶们在车上等. 一会儿, 有人拿着个写满数字的小本敲车窗. 朋友下车说了几句回来. 然后从包里拿出一张钱, 交给那个人. 我心想, 偶们违章停车了? 这香港的警察怎么不穿警服呢? 难道这个时交通管理员也有权罚款? 偶就问偶的朋友是不是停错地方了. 朋友答曰: 那是黑社会来收保护费的. 原来, 刚才那人手里拿的小本记的是路边停的车的车牌号. 你要是不给钱, 你的车就又可能被刮花. 当然也可以报警了, 不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而且, 他们因车收费, 朋友那辆小车, 也就5块钱. 宝马,奔驰就不好说了

所以, 这个旺角不要轻易去了.

对了, 那个相机, 偶2个月后在北京的燕莎看见才买780RMB. 相机(美能达)用了1年零1个月, 坏了. 保修期一年, 要修, 再交600元换主板.

遍地都是小星星

Monday, October 23rd, 2006 -- By Jade

要说这个人懒起来真是没边儿啊。 就象我,明明有很多时间可以写这个,就是有点懒得写。 不过,现在懒筋儿算是过去了。

香港明星多啊。就是一个星星制造港,只要是个年轻一点的,情况中等的人,被包装包装,一般八九不离十,准能成星。偶姐姐还时不时问我:看见明星了么? 我答曰:唉,懒得去看。 可是这明星之多,象我这种懒得看的都一个月看一个,就别说那些追着明星跑的小妹妹了。

一日在离家2站的将军澳商场看见: 郑嘉颖。 这个好像是最近新的小明星。 象我这个大婶一级人物的要不是看那些小妹妹高高举起的牌子,都不知道这位年轻的小伙子还是个明星哩。 听他献唱一曲好像很一般。不过台下的小星迷可就不这么想了。

临回家前在商场里看见广告,说是梁永琪某日也要来与fans见面。

上周五,去离家更近地东港城,又见明星。呵呵,这回是大叔级地星星啦,所以偶是知道并认识地。穿着白衫黑裤子白球鞋的许志安在商场的台子上讲一些偶听不懂的广东话。唉,真是和明星面对面啊。最后我过去看看他,安仔离偶也就2步之遥啊。可惜,偶也过了粉丝的年龄,也不fan他,不然上去献把花,献个吻什么的, 还是有机会的了。呵呵, just kiding。

普及一下新的流行词汇:型男。大概是指有型的男士吧。报纸,杂志的八卦版几乎每天都能见到这个词。

香港第一印象

Friday, August 4th, 2006 -- By Jade

终于经过30个小时的颠簸到了香港。说起这个路上真的是倒霉极了。本来应该到芝加哥直飞港的,想不到从波士顿飞芝加哥的飞机晚点了。航空公司把我们打发到了LA再到Tokyo.唉,路上的故事很多,完全要专写一个entry才可以说请出。按下不表了。

终于在半夜12点的时候,进入了HK海关。喂!这就是传说中的Hong Kong. 在我嘴里不停的念道了半年的香港。出了海关, 一阵湿气迎面扑来,脖子上顿生粘意。到是没有,传说的那么热。
住: 坐上了出租车,开始了我们的香港之旅。一路上别的没有在意, 我倒被香港的住宅楼吓怕了。那叫一个高,每个楼都有50层。楼上是密密麻麻的窗户。一丛丛高楼 从从山下钻上来,或是从平地长上去,像是一丛丛的箭竹,又高又瘦。我暗自晕倒:难道,偶们也要住在这其中的一个窗户里?!终 于倒了科大,经过一番周折后找到了自己APT.15。 不用担心了,偶们楼只有6层高。呵呵,我门家的屋子那叫一个大。2300平方尺。巨大的客厅,4个卧室。从某个卧室走到厨房也要2分钟。据说偶们家的 helper的房子在香港是;某些港人的master bedroom那么大。

行: 那是很方便的,大巴,小巴,经济便宜。而且不能有站着的人。小巴之多,我门加门口经常看见之载了3,4个客人的小巴飞驰而过。呵呵,开的可真够快的。出 租,那是稍微贵一点的,不过比起米国是便宜很了,至少几乎不需给小费。第一次坐taxi去商场,偶抢着付费,$29, 给出一张百园大钞. 对司机说,留下零头巴。等司机找给偶钱,我一拿怪不好意思的,有一个coin:怎么说的找给偶70就够了,还是把拿1快找给偶了呢。,咣铛!扔把司机找给 偶的coin扔倒了他的盒子里(在hk每个taxi司机旁边都又一个大盒子,里面分开好多铛装不同的coin)司机连连说:thank you,thank you.倒偶们一行人下车了,司机还在点头。偶想,这司机还真有礼貌的说。下了车偶一看手里的钱,怎么就之有60了呢。恍然大悟,原来偶把那$10的 coin当成$1了。难怪司机这么感动。去商场,大巴,小巴,地铁都会直接开倒商场的一层里(商场一层就是停车场了)。香港地铁也很方便。地铁站台上有玻 璃门挡住,地铁来了玻璃门才会自动开开。安全第一。hk的公共交通太发达了,所以香港政府不喜欢私人购车,所以对私人购新车课重税,在这里买新车比米国要 贵2倍。不过二手车就传说很便宜了,传说比米国的二手车还便宜。

食: 怎么形容呢? 百花齐放。每次倒了饭点,我们一家要刚好在外,我简直不知道吃什么好。饭馆太多了,花样也太多了。小豆经常把吃什么这个艰巨任务交给我,我只能较劲脑汁, 在脑子里使劲的想:上海菜还是广东菜?日本菜还是意大利菜?点心还是粥?大快活还是牛肉饭?。。。无数可能,最后,晕了,然后随手一指:就,就是它了。我 爱吃蛋糕。这里可是蛋糕面包爱好者的天堂,好像bakery店以每秒的速度闪现在偶的面前,无数的蛋糕面包又对偶的决策能力作出重大挑战。还有啊,商场里 卖的鸡,鸭,鱼,肉,有很多都给你配好了料。什么葱啊,姜啊,回家一炒,方便快捷。

Shopping: 不知如何形容的方便,那就不说了巴。说了就显得不是最高境界了。只说送货吧。在超市里购物,只要超过200元(在HK消费不低,轻轻松松就200了,不过 才25美元),就免费送货上门。 柴米油盐酱醋,锅碗瓢盆,洗漱用品,只要不是新鲜易坏的食物样样包送。现在夏季服饰正在疯狂打折,很多又便宜又好看的衣服。尽管家还没安顿好,偶还是没抵 制住诱惑,买了几件衣服。

不过香港人是很多的。偶经常在米国带着宝宝们,横着膀子走惯了,在这里是行不通的。大家走路要紧凑一点的,要不就 得给撞一个趔趄。宣萱小姐被撞过第一个趔趄了。还有,这里政府已经为残疾人,推stroller得坐了很多努力了,不过比气米国来,还是有差 距的了,有时还要抬抬小车的。

潮: 正是一个潮啊。偶这北方长大的娃儿真是觉得难过啊。

晕,已经早晨6点56了。倒时差的日子就是这么过的。怎么,孩儿和她们爸就睡的那么好呢?一点也不理解偶的时差这么这么的强呢?郁闷。。。

波士顿最后一贴

Wednesday, July 26th, 2006 -- By Jade

明天 要走了。什么感想?最近经常有朋友这么问我。 我就是笑笑不知如何回答。因为“百感交集”

波士顿, 我最喜欢的建筑:Eastgate 这只不过是MIT的学生宿舍。因为我们的运气实在是好,住在了27C, 面朝 charles river, 所以每当有客人来访,都会说我们住的是:million doller apartment。的确,窗外的Clarles river,波士顿的Skyline, 对面storrow drive 上的车流一览无余,尽收眼底。所以波士顿的春夏秋冬最美的景色我们都饱览过。而且Eastgate 这个community 实在是好,有互相 帮助的邻居,我在这里交了不少非常要好的朋友。楼里经常组织各种活动,萱萱也得到无穷的乐趣。还有就是这里超级方便,出了楼一分钟内可以到地铁站,公共汽 车站,邮局,书店和快餐点,咖啡厅。最重要得是,老公走到办公室也就走一分钟,替他节省了无数得时间。

波士顿,不得不提到我最喜欢的医院 Brigham and Women Hospital。萱萱和薇薇都是在这个医院里出生。不愧是全波士顿妈妈生孩子得首选医院,医生和护士得素质良好,服务周到,环境良好。 这点是很重要的,在波士顿,我成了个两个漂亮女儿的妈妈。
波士顿, 我还喜欢这里的公共图书馆,各个小公园。

我喜欢这里的太多的东西了,似乎一下子写不完,只好留到香港在写回忆了

我来不及写了,还要继续装箱子。

Boston, 我会想念你的。

但是按小豆的话:我们要move on.

对了,就是move 到香港。

。。。。。。。

彻底晕菜了

Tuesday, June 6th, 2006 -- By Jade

今天彻底晕了.

下午急匆匆的跨上绿线, 去学校考试. 由于考试前荒废的时间太多, 所以到了还是没看完书. 于是重新贯彻偶一惯奉行的临阵磨枪,不快也光的政策, 在车上偶拿着书使劲的看呀. 亮光一闪, 偶知道到偶的学校了(地下铁到了我们学校那站就是地上铁了) 我大步走到门口, 准备下车. 可是………..车没停. 我晕了.眼睁睁地看着学校过去了, 到了Fine Arts, 我终于反应过来了, 张口节舌的问司机, 为和不停车. 司机面晤表情的说要到Circle才停. Cirrrrrrrrrrrcle! 一个我从来没去过的地方.看了看车上的地图, 这个circle离偶门学校有3站呢. 终于到了该死的Circle, 已经3点32了. 这要小跑到学校也的要至少20分钟啊, 我一路小跑,  一边回头看着, 希望天上掉下一辆出租车. 可是没有, 这个绿线来的间隔又长. 正准备彻底的绝望的就这么小跑到学校是, 眼前一两看见39路车在不远处等红灯. 我立刻就开是狂奔啊, 还闯了那个个红灯,终于在下一个站赶上了39路bus, 上车后我也要吐血了. 这么多年没又锻炼了, 哎, 简直要残废了.我感觉出来了, 这个人稍微胖一点, 跑步都是很吃力很吃力的. 终于在3点47分到了教室.

还有, 考试这叫一个难啊, 看样子我又轻敌了. 什么33年法案, 34年法案, 95年法案, 什么么RICO法案. 还有无数让我晕的match题. 彻底晕了. 脑子里稍微的一点记忆也被刚才的一阵狂奔给奔没了. 怎么办啊! 

 

要考试 了

Saturday, June 3rd, 2006 -- By Jade

呵呵, 还有2天就要考试了, 我还啥都没啥呢. 那么一大堆的东西, 至今为止偶才看了4,5 页的样子. 竟然还大着胆在网上混着. 小豆睡觉去了, 要不我也不敢这样, 他现在就代替偶的爸妈的角色提醒偶要考试了, 不要上网看8卦了. 我呢, 称着他老人家小睡的功夫, 呵呵, 在电脑前晃着. 几乎是现代版的猫捉老鼠啊. 估摸着他快醒了, 偶又得去看书了.

特此纪念一下, 考试前得日子. 哈哈. 

事实证明,

Saturday, May 13th, 2006 -- By Jade

我又英明地对了. 给小薇薇办护照, 小薇薇地爸爸要加急说是来不及了@#$%. 可是我一想时间是够的啊, 何必多交那个$60的加急费呢. 于是就没有加急. 于是小豆同学隔三差五的就拿这事儿来烦我. 当然是老声常谈啦, 什么来不及了, 我抠门了@#$%^7*等等. 昨天早上,这位同学要准备办香港签证的事了,又开始唧唧歪歪的数落我了. 最终上升到由于这件事导致他最近心情烦躁什么也没法做的高度了. 我呢, 照样是以静制动,随小豆同学自己呱躁了.小豆同学郁闷地去办公室了. 二十分钟后, 我接了个电话, 让我去邮局取薇薇的护照. ^_^, 然后我就给小豆打了个电话, 顺便提了提几个有利于偶的条件, 敲诈他一下. 呵呵, 然后我就想像小豆在电话那边脸额头上出了一道一道的样子.


BlogTimer
You are visitor number several since September 1, 2001

Copyright Xiaoquan (Michael) Zhang, 2004-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trademarks property of their own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