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include_once(/home/nullvoid/blog.mikezhang.com/wp-content/plugins/wordpress-support/wordpress-support.php): failed to open stream: Permission denied in /home/nullvoid/blog.mikezhang.com/wp-settings.php on line 217

Warning: include_once(): Failed opening '/home/nullvoid/blog.mikezhang.com/wp-content/plugins/wordpress-support/wordpress-support.php' for inclusion (include_path='.:/usr/local/lib/php:/usr/local/php5/lib/pear') in /home/nullvoid/blog.mikezhang.com/wp-settings.php on line 217
NullVoid » Mike NullVoid » Mike

Mike

Overheard…

Friday, August 6th, 2010 -- By ET

香港是什么都可以做,除了法律不允许的;
新加坡是什么都不能做,除了法律允许的;
台湾是什么都可以做,包括法律不允许的;
大陆是什么都不能做,包括法律允许 的。

Paris au Printemp

Sunday, July 4th, 2010 -- By ET

(本文所有照片都可以点击看大图)

标题是春天的巴黎的意思。好久没有写中文的东西了,上次还是两年前写南京的游记,今天写写巴黎之行。

小豆诧异了半天,说我变风格了。

这次是受邀于巴黎第十大学(Universite de Paris X) 和 Universite de Rennes I参加一个workshop。本来假期时间很紧,不想去的,不过和Erik的东西需要有个契机推动一下,另外对方报销所有费用,所以就勉为其难的去了,呵呵。

巴黎大学也叫 Sorbonne, 我住的附近路名都叫 Rue de la Sorbonne。这里也是著名的拉丁区,以前做学术的都要讲拉丁文,所以这个地方就叫Latin Quarter。国内经常看到左岸这,左岸那的,就是指的这个区域,因在塞纳河的左岸而得名,是小资一派的麦加圣地。

附近著名的景点就是卢森堡公园 (Jardin du Luxembourg):里面以诸多文艺愤青的雕像而著名,我看到了乔治桑(George Sand), 肖邦和她同居10年之久,并曾经为她谱过曲。

Workshop两天,日程及其紧,比较失望的是第一天不少talk都很preliminary,没有什么意思,好在第二天有些不错的paper。另外见到了一直想交流一下的几个人,所以时间不能算浪费啦。 巴黎偶来过3次了,这次是第一次做学术交流而来,很久之前给公司做路演,参加展会,去年来参加wedding,所以身份从白领,到游客,再到学者,每次的体会也会不同。

中午的午餐很别致,我吃得不多,和与会者聊天更有意思一些。

Paul Belleflamme给我的印象很深,以前做Piracy和Pricing of Music研究的时候读过他的文章,最近他出了一本IO的书

有机会会买一本读一下。

我的那个session叫做 Socially Optimal Incentives,看了一下,至少还可以在另外两个session讲我另外的paper,分别是 Online Advertising 和 User Generated Content (UGC)。

Workshop结束的时候正好赶上法国的Gay parade,看到不少有趣的人。

队伍里有帅哥美女,也有大爷和小朋友。那个白胡子大爷举的旗子是法国西北部著名的Brittany的旗子,去年参加Grace和Benoit的婚礼曾经去过。

这些人都很友善,而且游行时都很proud,偶很受感染。(不是说取向方面,而是positive面对人生方面)。

第一天会议结束后随便走了走,照了些像,都是去过的地方,所以玩了些艺术手法:

晚上和组织会议的Eric和Thierry吃饭,竟然用了4个小时,8点一直到12点多。完了顺道去拍了几张夜景照片。

第二天下午有一点点时间,就在傍晚前拍了些日落前后的照片,效果更佳。

我自己最喜欢的是这下面的巴黎圣母院的照片:

开完会后的周日,我很想去巴黎附近的小城看看,其实有不少选择的,可以去枫丹白露Fontainebleu(直译是蓝喷泉的意思),或者一个叫Provins的地方看中世纪的古堡和教堂,或者去重游Brittany,去上次没有去过的Mont Saint-Michel, 也可以去Loire谷看城堡,不过这几个地方小豆也都没有去过,而且有些地方开车去比较方便,所以可以留着下次一起去。最后决定了去一个叫Chartre的地方,离巴黎有80公里远,此地有名气仅次于巴黎圣母院的一个教堂(Cathédrale Notre-Dame de Chartres)。火车站就在离我不远的Montpanasse,走路就可以到了。卖票的黑人大叔态度不怎么样,所以我费了半天劲才figure out怎么找火车的站台,多亏当年学过一年法语的底子,连猜带问人,总算上了车。一个小时后火车开到一个叫Maintenon的地方,我还在车上美呢,列车员过来告诉我这个车马上就原路返回巴黎了,下面要换坐大巴了。我还是很牛的,这些法语都听懂啦。

大巴开了20分钟远远就看到那个教堂了,下了车是火车站(Gare Chartre):

小城很不错,教堂也很壮观,当天还有礼拜,正好赶上了

周一去巴黎大学访问,顺便去了旁边的L’Ecole Normale Superieur 是居里夫人等牛人工作过的地方,出过12个诺贝尔奖和9个菲尔兹奖的得主。

当然在巴黎还有必做的两件事:美食和购物。

我每次去都不会错过的就是 鹅肝酱(foie gras),牛排(entrecote),生蚝和海鲜盘(fruits de mer)和比利时的Moules。在我附近有一家我仰慕已久的餐馆叫 Les Papilles,刚到的那天就去采了点,准备周日去,结果他们很拽,周日休息。 等到周一去,waiter告诉我又不营业,只有等到周二中午才在走前匆匆去试一下。结果吃到了我此生最好吃的午餐。本来没有太多期望的,所以就点了不起眼的”marmite du marché”, 就是个午餐套餐。上来的鸭胸肉火候几乎perfect, 撒些旁边的颗粒状海盐吃,简直让我惊艳万分。比起前几日在比其贵很多的餐厅里吃过的鸭胸肉还好,水准直追米其林3星的水平。

购物方面就是四处转转了,看到LV门口永远排着一串中国,韩国和日本的女士们。去老佛爷的酒窖看看,一个华人sales围着我让我买Chateau Lafite, 当我是国内暴发户啊。最后买了性价比极高的 Chateau Canon 05 和 Chateau Magdaleine 03。

南京招生

Tuesday, May 15th, 2007 -- By ET

学校去南京招生,今年是第一次去,在南京大学的一个报告厅。来的都是家长,还有不到一个月就高考了,所以学生都来不了。
除了南京的家长,还有镇江,徐州等附近的,还有一个上海来的父亲。

感觉很特别,象是一下子回到了15年前,面临报考志愿的选择发愁,不过现在发愁的是他们,不是我。

内地的学生,如果要上HKUST,不但要交昂贵的学费和生活费 (4年40-50万人民币,大约6万美金),还要成绩十分十分好,去年在北京招的最低分比清华的最低分只低4分。 北京的文理科状元都被科大,港大录取了,最后都来了我们商学院,明年再教我的ISMT101就该有幸瞻仰一下了。

听说招生面试也很好玩,像超级女声的海选。学生各自施展自己的全面能力以求得到入场券。可惜今年去不了,6月底要去新加坡开会。

很遗憾没有时间在南大走走,因为是直接送到报告厅,开完会直接接回酒店,从车上看,南大和清华很像,那些运动场,花园,长廊很熟悉底感觉。

njstreet.jpg

南京有点像我小时候熟悉的北京和西安,人们很文明,街上很多有文化气息的书店、文具店。不经意的地方就可以发现很古老的飞檐和宝塔。看惯了香港和北京的嘈杂和喧嚣,真的感觉回到幼时的北京。

放假在家

Thursday, April 5th, 2007 -- By Jade

一行人等放家在家, 除了小豆飞去了北京。 可是冻,冻死银了。 我现在手脚冰凉的敲着键盘,萱萱在睡觉。

 

要是这个香港的天气还真奇怪呢。

 

一个月前偶们就热的半死,以致于我把过冬的衣衣通通收了起了, 以免长毛长霉什么的。

 

二周前偶们一家大小还夏天的打扮去了海滩吹了吹湿热的海风‘

 

一周前,小豆还作摸着这夏天可咋过啊,才3月就热的浑身粘呼呼的了,对偶十分有意见道:我没有衣服穿啊(他其实是有穿衣服的),太热了, 我得去买衣服了!

 

我呢对着镜子上被太阳晒的雀斑倍增的脸发愁:这要是倒了78月,我的脸。。。。太恐怖了。不行!!!我像小豆宣布:我要去美容!你看,你看!我的脸啊!

萱萱倒是美滋滋的每天要穿dress 也没人栏着。

 

 薇薇呢,被可恶的蚊子在小胖腿上咬了数个包(这种蚊子咬的包巨痒无比,包是又红又硬的,一般也得痒至少两周)。小家伙没事想起来包来,就颠颠地去拿了药水,然后给偶,自己在躺在地板上,把个小肥腿抬的老高,小脚恨不得要伸倒偶得鼻子下了(如果有那么长的话)。小东西一只手用力的抓着包,另一只手不停的指指刚给偶的药水,再指指被自己抓的红红的大包,嘴里还的哼哼的示意着。虽然不会说话,可是已经表达的100%清楚了:那意思让偶给她涂药水。你要是晚了点,小同志会很着急的。当然也可以理解:是很痒的。 一天小家伙得想起这么几次来。我每次给她涂药得时候都看着她乐不可支:小样的,心里还挺明白,咬了包还知道涂药水。

 

前天,昨天,今天竟然降温降了15度。才13度, 这要是Eastgate都得来暖气了。哎哟, 可是冻死偶了。尤其是家里,特阴冷。翻出了几件衣服套着穿,手还是很凉。

 

萱萱连着咳嗽了几天,夜里也咳咳地睡不好,今天早晨还是满床打滚的边咳嗽边喊着:我太热了,我要穿裙子。 气得偶鼻子都歪了。好说歹说也不管用,只好威胁她,大小姐这才把嘴撅得跟小猪似的穿上了一裤子,有哭诉道: mama我痒,我穿的太多了,就混身痒。然后就浑身上下的抓。我这叫一个火冒三丈,对自己默念道:冷静冷静。然后恨恨的对她说道:那你就都去穿裙子好了,反正你咳嗽好不了,我就没法带你去海洋公园。你要是再喊再跺脚,你就3天不能看电视。管用!威胁是很管用的,总之小朋友虽然还是不乐意,心里还是想裙子裙子的,也就只能想想了。你说,咋办啊。我气的肚皮都要爆了。这五岁的小女孩咋这么难缠呢。

13 9 20

Tuesday, November 28th, 2006 -- By Jade

MIT的主页每天都是不同的.当然主页很多时间是一些什么生物细胞啊,计算机主板啊的, 有时主页上的画面也会特别卡通或者特别艺术. 碰到逢年过节, 也还会来点喜庆的画面. 要是中国的春节, 主页上也许会出现”恭喜发财”什么的字样. 我呢, 现在还时不时的进去看看有什么新鲜的.我还是很敬仰MIT的, MIT的主页设计也常常很有创意.

今天的主页是这样的

zip02139.gif
我看了有点不得其解. 算算日子, 11月28日啊, 这个13 9 20 是什么意思呢. 点进去看看也没说啥. 只好请教小豆同学. 小同学看了一下说: 嗨, 这不就是MIT么. “嗯, 为什么?” 我这个猪头还是很晕. “M在26个字母里排13位, I第9位 T是20位啊” 我掐指一算, 呵呵, 还真是. 好像我这两天正在看的小说:< <达芬奇秘密>> 里的字迷一样有趣儿.

突然小豆同学很腼腆的在那里说:其实, 我是很浪漫的.@#$%^. 我颇觉得莫名其妙, 这么个密码MIT有啥好浪漫的. 我大头的说:说来听听, 你又怎么浪漫了? 小豆同学又接着扭扭捏捏的说: 这个就是 “一生就爱你” 啊.

哈哈@#$%^张晓泉同学还真是浪漫加有趣呢, 难为了他还是个博士. 一个很可爱的PHD.

感叹一下

Wednesday, September 20th, 2006 -- By Jade

小豆最近过的简直是神仙的日子啊.

自从Natalie来了以后, 小豆再也不用刷碗了, 下班高兴了陪娃玩一会, 忙了上上电脑. 中午回家吃每天不重样的饭.

今天, 早晨, 小豆同学先去健康的游了泳, 上班; 然后, 中午12点20到家吃饭, 12点50吃完饭, 临出门, 又回来了, 说要睡个午觉, 让偶1点30叫他. 1点40, 睡的红光满面的小豆上班去了.

我心想: 这不是10年前国企的作息么?

急了,

Monday, March 27th, 2006 -- By Jade

真的急了. 看样子lg真的急了.呵呵,毕业在即, paper还没有完工. 今天以前偶打电话搔绕这个家伙,他还有心情和我瞎说两句. 刚刚打完的电话, lg听上去气急败坏, 慌慌张张的要挂了. 算了, 不给他添堵了.

对了, 昨天刚在家里请完客, 我的郑重决定:从今天起到lg答辩完, 我们只吃请, 不请吃. 可是,这个重大决定,今天就要被破了. 今天戴老板要在偶家吃顿便饭. 只此一次,下不违例. 

炸鸡蛋的故事

Friday, March 17th, 2006 -- By Jade

胆固醇一度很高的小豆现在吃鸡蛋是很小心的,哪怕是他最爱吃的炸鸡蛋。今天应萱萱和我的要求给我们两一人炸了一个鸡蛋。他咬咬牙,没给自己炸。我吃的时候 看到他的眼神,分了他一口。可是我也很爱吃这个炸鸡蛋,所以也就分了他那么一口。小豆看着萱萱碗里的鸡蛋,拿起筷子准备夹一块。萱萱手一当,“NO! MINE". 老爸一看,立刻笑着说:我就吃一点。萱萱小姐边说:不么,我还吃呢,边用手护着自己的鸡蛋。小豆用筷子指了指萱萱碗边上的一边teeny tiny的渣渣说,就那一点就可以了。萱萱一看,那好吧。小豆总算是馋到了萱萱碗里的鸡蛋,然后小豆品了品蛋香说:其实我也不是真的想吃,就是看你会不会 share。萱萱一听这个,立刻受到激励,说:那爸爸,你吃吧。小豆说:算了,不吃了,我就喜欢吃小的渣渣。萱萱听罢,立刻把剩的鸡蛋塞到嘴里,拿起碗递 给她老爸说:爸爸,你吃呀。我看了,狂笑不已:碗里的2粒小渣渣,拿筷子都夹不起来。小孩子,真是天真的可爱。

病了

Tuesday, March 14th, 2006 -- By Jade

 
lg这两天又病了。咳嗽(我听到的次数不是很多,据说都在夜里),精神不振, 总之很是不爽的样子。

  这个长途飞机确实很折磨人。从狮城飞回博 士顿单程全程用了31个小时(包括机场等候,转机的时间)。据说小豆说,航空公司把他象猪一样塞在座位上,不停的发食物。不过,以我看,幸好小豆坐的新加 坡航空,还有美好的空姐可以看一看。要是换了联航的大婶,这位同学的病可能会更严重一些的了。

  中午我对小豆说:你现在病了,不能吃辣的了。等 你好了,我给你坐水煮肉吧。想不到啊,想不到。lg的脸立刻充满了久违了的阳光般的笑容,快乐的说:给我做吧,我好了,我好了。(这个我好了连说两遍)我 就想吃水煮肉。晚上吃么? 我说:不行哦,中午刚吃了炒牛肉,晚上已经化了鱼的。小豆脸上的阳光消失了。哼!!!还说我馋。

刚打完电话

Monday, March 13th, 2006 -- By Jade

 刚打完电话搔绕老公。在电话旁大力嚼草莓,作出老鼠在电话旁的效果。据小豆说

  听上去有点惊憟的感觉。想不到lg说:你还没写blog呢。呵呵,我放下电话就屁颠屁颠的来写了。

  昨天看电视,有条关于健康的消息说:健康成年人每日睡7到8个小时,最有利于健康。太多或太少都不利于健康。刚才本来想再蒙头睡一会儿,想起这个,又挣扎着爬了起来。

  
  昨天晚上还看了时下最流行的电影《断臂山》。是一部好电影。两个男人之间的爱。呵呵,我自己不提倡这个同性爱的,不过别人的事我也不反对。本着事不关己,高搞挂起的原则。说到这个影片,导演李安这部片子拍的确实不错,演员也很入神。片子很美,也很细。只是,偶觉得,这个题材的电影最好是不要得最佳影片了。要不然,难免好学得小男 生也想体会一下这个断袖之恋了。有一点疑惑:片子里的牧羊人(sheeptender新单词)好像太干净整齐了,似乎能闻到古龙水的气息。不过电影么,也 难免脱离现实一些了,总不能真的搞两个满脸胡子和浑身羊味的人来演了,那样我就不爱看了。就是爱看帅哥。


BlogTimer
You are visitor number several since September 1, 2001

Copyright Xiaoquan (Michael) Zhang, 2004-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All trademarks property of their owners.